首 页小故事搞笑图片古诗娱乐新闻情感图片网文系列QQ表情经典散文学生作文笑话大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QQ群:25703326 验证(故事)欢迎介绍您的朋友一起分享!谢谢!请记住本站域名“www.xingushi.com”是“新故事”的拼音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 百姓故事 | 童话故事 | 历史故事 | 幽默故事 | 情感故事 | 成人故事 | 惊险故事 | 打工故事 | 法制故事
传奇故事 | 搞笑笑话 | 哲理故事 | 经典文章 | 感人故事 | 心情故事 | 情感纪实 | 爱情故事 | 情感文章 | 儿童故事 | 恐怖故事
科幻故事 | 校园故事 | 悬幻故事 | 探险故事 | 侦探故事 | 创业故事 | 名人故事 | 伊索寓言 | 求职故事 | 长篇故事 | 短信祝福
童话故事 | 格林童话 | 安徒生童话 | 木偶奇遇记 | 王尔德童话 | 上下五千年 | 世界上下五千年 | 成语故事 | 寓言故事 | 校园幽默



您当前的位置:新故事网悬幻故事 → 正义卧底
本类热门故事
· 古寺喋血
· 双楼奇案-现代悬疑故事
· 死亡短信
· 成熟的考验
· 开错门
· 黄金城和龙的传说
· 圣诞夜的邪火
· 寻找“黄金国”
· 金字塔之迷新说法
· 吸灵魂的显示器

本站推荐

正义卧底

作者:网络文章 来源:本站搜集

 余荣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私营兽药厂找到一份技术员的工作,月工资1500元。那个姓曾的老板对他说工厂刚起步,资金周转不过来,每月先给他500元伙食费,到年底再给全部工资,希望他跟工厂同甘共苦,到时如果产品卖得好,他还会给奖励。余荣同意了。没想到苦苦干到年终,厂子却倒闭了。曾老板这时耍起了无赖,说钱没有,命有一条,他爱咋样就咋样。余荣除了咬牙切齿之外一点办法没有,最后只得离开了。余荣饿得两眼昏花,在街上乱转,忽然被人拍拍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叼着牙签的同乡兄弟阿洪。余荣把遭遇跟阿洪说了,阿洪大手一挥说:“哎呀!真没想到一个堂堂大学生,竟然落到这步田地。不这样,去帮们煮饭吧,包吃住,每个月给800块钱,怎么样?”

    这阿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除了有一身蛮力之外,连小学都没毕业。几年前就跟村里同龄的阿光阿全等几个小伙子出来打工,多年不联系,没想到在这里碰上,听他口气,好像是个老板啊!余荣问他在哪发财?阿洪把牙签一吐,说:“发什么财?只是在一家公司找到一份装卸工作,白休息晚上干活,混口饭吃罢了!”

    既然是他们辛苦挣来的,自己帮他们煮煮饭就拿800块钱,哪好意思啊!余荣想了想说:“既然是这样,介绍进装卸队就行了。”阿洪拍拍他单薄的胸脯,笑说:“去的!看这身板,也就是拿笔杆的料,装卸工这碗饭哪是能吃的?别说了,就好好给们煮饭,有空多看点书,春节时回家们多写几副对联就是了!们其实也真的需一个人来煮饭。”

    余荣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自从考上大学那起,村里人就把他看得神仙一般,牛不吃草母猪下崽之类的事都来问他,哪家有喜事或春节写对联之类更是非找他不可。此时余荣听阿洪这么一说,不由得眼眶一热,就同意了。

    余荣从此给阿洪他们几个老乡煮饭烧菜,老乡们白睡觉打牌,晚上出去工作,回来时脸上身上常常带着伤,余荣每当问起,他们都说是干活受伤的。余荣也不多想,煮完饭就看书,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这中午,余荣煮完饭菜后,想到街上闲逛,刚出门口不远,就被人拍了拍肩膀,回头一看竟然是曾老板。余荣一想到这家伙还没给工钱,气就不打一处来,瞪着眼问他干啥?没想到曾老板笑眯眯地把他拉到一个饭店包厢,三杯酒下肚,对余荣说他自从兽药厂倒闭后,跟朋友借钱做经销商,现在发财了,说着拿出15000元给余荣,说其中12000元是以前的工钱,另外3000元是余荣帮忙把密码箱还给他。余荣发了半傻,问是怎么回事?曾老板笑了笑,脸一沉说:“别装糊涂了!告诉,其实这3000块钱,完全可以不必出,一报警,们全得坐牢!只是看在曾经是的员工的分上才这样做的,怎么样?”

    余荣战战兢兢地问:“是说,那几个老乡是做坏事的?”曾老板把余荣看了个七上八下,又问余荣平时干的什么?余荣把自己只帮阿洪他们炒菜煮饭的事说了。曾老板说:“这么说,还真不知道啊!跟说吧,那些老乡,干的可是坐牢的勾当,拦路抢劫,明白吗?……”余荣一听吓得差点没瘫倒在地上。

    怪不得前晚上,余荣看见他们拿着一个密码箱回来后,想尽办法也没能把密码箱打开。余荣就问他们这是谁的?他们都支支吾吾的,叫他别乱问就是了。余荣把这事说了,曾老板猛拍了一下大腿,说:“说的就是那密码箱!知不知道,那里面有很多重的商业机密资料和合同,是找不到,的损失可就太大了!”曾老板接着说,他被他们抢走密码箱后,悄悄跟踪,原来想打探到他们的住址后就报警,可后来看到余荣竟然跟他们是一伙的,才打消了报警的念头,打算通过他把密码箱回来就算了。

    报警吧,这些对自己情同手足的兄弟们肯定得坐牢;可不报警又能怎么办呢?余荣想了一想,就跟曾老板了手机号码,又千叮万嘱,曾老板在得不到他的回话前,千万不能报警,这才离开饭店。

    回到住处,阿洪他们正在打牌。余荣二话不说把他们全拉去了饭店,酒菜上桌,余荣拿出曾老板给的那15000块钱,每人3000全分给了他们。阿洪几个看着钱都傻了,问余荣怎么回事?余荣端起一杯酒,说:“知道大家出来挣钱都不容易,可是,活路有千万条,咱可不能往死路上去啊!”余荣说着大口把酒喝光了,继续说:“们知不知道,前们抢来的那个密码箱,刚好是以前打工的那个曾老板的。刚才他把找去了,说他看在曾经是他员工的分上,才没有报警,然后拿出15000块钱给,愿意用这钱换回那个密码箱。大家看怎么样?”

    没想话音刚落,阿洪马上站起身来,叫大家快走,飞也似的赶回住处,卷起铺盖就搬到郊区一间民房里。看来这间民房他们是早就租好了的,刚进房间,阿洪就倒了一碗酒,拿出小刀切了手指,让血滴进碗里,又让其他几个人也照他的样子干。随后阿洪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其他几个人也都喝了,阿洪这才把酒碗放到余荣面前,一声不吭地看着他。

    这不是自己跟他们一起做贼吗?余荣的心怦怦直跳,迟迟不敢动。阿洪笑了笑,说:“别怕!们也知道,一个堂堂大学生,们干这种下三烂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的!只喝下这酒,们马上让离开,只是们有个求,看在老乡的分上,出去后别报警!怎么样?”

    余荣浑身冒汗,想了一想,说:“难得大家这么看得起,再说也想通了,人活一世,怎么着最后都是一个死。与其老老实实干活最后还穷得叮当响,还不如像们这样干,快活一是一!从今起,不走了,跟大家一起干!”

    阿洪他们一听全傻了眼,纷纷劝余荣还是离开的好。余荣说:“们还是不相信!”说完右手猛地拿起刀,让血一滴滴流进碗里,随后拿起酒碗咕咚咕咚全喝光了。

    阿洪他们半信半疑地望着余荣,问他那现在这密码箱怎么办?余荣问他们密码箱打开过没有?阿洪说打不开。余荣说:“认识一个开锁大王,一般人找他开保险密码箱之类的东西,得有公安陪同他才帮忙,不过跟他很熟,去求求他,让他打开看了再说!”

阿洪又望着余荣半,才点点头让他去找那个开锁大王。

    余荣出去后,阿洪马上叫大家卷铺盖,说:“这小子,不知是不是报警去了!们这就换地方,就算他不报警,也不能让他知道们在哪!”大家听了阿洪的话都说对,这小子转得太快了不可信,纷纷卷铺盖再跑路。没想到还没走多远,就见余荣带着一个瘦子回来了。余荣说:“看来们还是不相信!不过,希望大家还是先让这师傅打开箱子看看吧!”

    阿洪等人回到刚才的民房把密码箱拿出来让瘦子开锁。可瘦子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打开箱子,只能垂头丧气地走了。瘦子刚走,阿洪找来一把锤子就砸箱子,余荣连忙拦住,说:“既然曾老板愿意用15000块钱来换回箱子,说明这箱子对他来说确实很重。不如这样,再跟他联系,让他再出点钱,反正们为的不就是钱吗?万一砸坏箱子,里面的东西对他没用了,他一生气报了警,对们反而不好,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看到余荣刚才真带个开锁的,此时听这话也挺合他们口味,因此对余荣的怀疑消失了,叫他马上跟曾老板联系。余荣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刚接通,阿洪就把手机抢过去,问对方是不是曾老板?对方说是。阿洪狞笑道:“这箱子挺结实的,连开锁大王都奈何不了,看来里面的东西不一般啊!兄弟们近来手头紧,出5万块钱,咱们做个交换,怎么样?”

    阿洪话音刚落,曾老板马上爽快地说:“行行行!说交换的时间和地点,这就准备钱去!”

    阿洪没想到曾老板答应得这么爽快,直后悔刚才为什么不说十万八万呢?他想了想说,交换时间地点等他们考虑清楚再通知。

    阿洪他们这下都对余荣深信不疑了,想想5万块钱很快就到手,大家乐得马上去买来酒菜,划拳猜码,一边喝一边讨论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喝到半醉时终于决定了,交易时间定在当晚8点,地点在新民路一间废弃仓库旁边。

    当晚7点半,一帮人来到距离那间仓库不远的地方,观察了好一阵,确认没人,这才叫余荣打电话给曾老板。余荣打了电话,曾老板很快就到了。阿洪提着密码箱,刚问曾老板钱带来没有,忽然一辆摩托车呼啸着朝他飞驰而来,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男子伸手一捞,就把密码箱抢走了。

    大家都被这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忽然警笛声大作,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领头的一个警察朝走投无路的飞车贼笑道:“好小子!让们盯得好苦,再跑啊!这下人赃俱获,往哪跑!”说完把两个贼都铐了,这才对目瞪口呆的阿洪他们问道:“这箱子是谁的?”

    余荣一声不吭,阿洪他们几个却异口同声说:“是们的!”没想话音刚落,曾老板大声说箱子是他的,是阿洪前几把箱子抢走的。

    阿光阿全几个一听脸都白了,余荣却镇定自如,对警察说密码箱是他自己的,其他人说的全是假话。领头的警察把密码箱往警车上一扔,说:“既然大家都说不清楚,那们都跟们去派出所说清楚吧!”

    阿洪他们几个一听脸全吓得煞白,可又不敢说不箱子,硬着头皮上了车,那曾老板也愣了半,才期期艾艾地跟着上了车……

    余荣看着警车飞驰而去,不由得百感交集。他知道,阿洪他们这一去,是不可能再回来了。为啥呢?因为尖刀放血喝血酒,请开锁大王来开锁,打电话给曾老板谈交换条件,这一切全是他设下的计谋。那个开锁大王其实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现在成了警察的刘小光。他不想让阿洪他们继续干抢劫的事,又不想让他们知道是自己报的警,所以才这样做。而打电话跟曾老板谈交换条件时,其实是打给刘小光。后来当阿洪把交换时间地点定下来后,他才偷偷给曾老板打电话,说阿洪愿意把箱子还给他,根本没提钱的事,所以曾老板一接到电话就跑来了,而后来飞车抢箱子这一幕,则是刘小光安排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怀疑是余荣报警了。

    几个钟头后,刘小光给余荣打来电话,说阿洪他们把以前抢劫的事情都招出来了,又说公安局领导得知余荣大义灭亲后,表扬余荣有很高的觉悟和智慧,简直可以做卧底。余荣一听心里却堵得慌,余荣想了几,最后还是来到看守所,把自己报警的事对阿洪他们说了,请他们原谅。他本以为阿洪他们听了会大骂他,没想他们反而连声道谢:“不不不,们不恨现在报了警,们最多也就坐个几年牢;可不报警,说不定们都得被枪毙啊!”

    余荣问为什么?阿洪说:“知不知道,那密码箱里是什么吗?告诉,是一箱毒品啊!”余荣一听,觉得心里顿时轻松了下来

上一篇小故事流血的猴石花
下一篇小故事2008情人节祝福短信
百度中查看“正义卧底”相关文章
谷歌中查看“
正义卧底”相关文章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文章来自网络搜集,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欢迎光临新故事网 www.xingushi.com  搜集中国最大的故事网
如果本站共享给网友的故事或图片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
我们很乐意聆听您的意见并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QQ:423896109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2005-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