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小故事搞笑图片古诗娱乐新闻情感图片网文系列QQ表情经典散文学生作文笑话大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QQ群:25703326 验证(故事)欢迎介绍您的朋友一起分享!谢谢!请记住本站域名“www.xingushi.com”是“新故事”的拼音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 百姓故事 | 童话故事 | 历史故事 | 幽默故事 | 情感故事 | 成人故事 | 惊险故事 | 打工故事 | 法制故事
传奇故事 | 搞笑笑话 | 哲理故事 | 经典文章 | 感人故事 | 心情故事 | 情感纪实 | 爱情故事 | 情感文章 | 儿童故事 | 恐怖故事
科幻故事 | 校园故事 | 悬幻故事 | 探险故事 | 侦探故事 | 创业故事 | 名人故事 | 伊索寓言 | 求职故事 | 长篇故事 | 短信祝福
童话故事 | 格林童话 | 安徒生童话 | 木偶奇遇记 | 王尔德童话 | 上下五千年 | 世界上下五千年 | 成语故事 | 寓言故事 | 校园幽默



您当前的位置:新故事网科幻故事 → 谁是亚当?
本类热门故事
· 谁是亚当?
· 心灵密约
· 地球的镜象
· 草木无情
· “野人的召唤
· 奇异的机器狗
· 失去的记忆
· 石笋行
· 美洲来的哥伦布
· 陨落的生命微尘

本站推荐

谁是亚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搜集

    凯茜非常清楚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半人马座中唯有那一颗恒星与地球离得最近。以目前人类的航水平而言,考察自己星系内部的行星体已不再是乐趣。因此,NASA这次想飞得更远一些。

    不得不承认,虽然凯茜年方23岁,她却已经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宇航员了。她曾经在22世纪中重返月球两次,并且后来又参与了火星冰冠解冻灌溉工程的规划以及首次土卫六的载人登陆计划――那里可是一个诱人的可能存在生命的化学世界。所以说,在NASA中能够上的女性屈指可数,而凯茜?黛恩更是其中最最出色的一位。

    这曾经给她带来过多少的荣耀呵,然而现在却使她必须和心爱的人儿分离。

    凯茜的家人早已不在人世,她从福利院里成长起来。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难舍难分的人就是眼前的那位小伙子:亚当?斯图尔特。

    凯茜心头涌动着淡淡的悔意。也许在可恶的比邻星把他们隔开50年漫长光阴之前,他和她就应该作出决定,可是,到底谁也没有提出婚礼的求。时间永远是星际旅行中最让人寒心的东西。凯茜怎么能够让心爱的小伙子苦苦等她50年,而亚当又怎能让凯茜最终嫁一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丈夫呢?两人彼此都明白:作为宇航员,凯茜是可以享受到休眠技术的保护的,在50年的航行里,她衰老的时间不会超过5年,然而他却生活在地球上,50年里地球将围绕自己的轴线旋转17250个昼夜。他将伴随着旋转而失去他的青年,中年,甚至可能是暮年。

    一旦两人都明白了问题的所在,他们就可以冷静地心平气和地去面对这个现实。

    今,亚当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很整洁,下巴也修得干干净净,异常光滑。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难以言表的光芒。亚当凝视着凯茜,就好象站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凝望者浩渺苍穹里的一颗小星星,又专注又亲切。凯茜知道,亚当平平静静的送她上路呢。

    凯茜感到鼻子陡然一阵酸楚。可是亚当没有流泪,所以她也不能哭。这是他们事先约定好的。凯茜的目光也长久的停留在亚当的脸上,不愿离去。在这一刻,彼此的凝望就是最大的温馨。

    凯茜突然说:“亚当,,千万不走后,一定找一个好女孩……”

    亚当会意的摇摇头:“永远不会,只为祝福。”

    凯茜就知道亚当会这么说,她太了解他了。他的爱专一而细腻,热烈而深沉。想到这里,她的两只手不禁紧紧地交错握在一起。50年之后,面前的人儿又会是怎样的模样?

    然而NASA并没有给凯茜充分的时间去想象这些。尖厉的铃声响起来了,催促着宇航员们赶紧登临“企业号”。它是以以前曾经感动过这个国家的科幻故事中一艘星际飞船的名字命名。

    亚当慢慢地抬起手,放到唇边,优雅地给她送上一个飞吻。

    这将是一个令凯茜永远不会忘记的动作。

    姑娘的心猛烈地震撼了一下。她往前走了一步。她多么希望能够最后一次扑到亚当怀里,让亚当能够再深情地吻她一次,让自己可以痛快地大哭一场;用双唇来慰籍50年的寂寞,用泪水来洗刷离别的悲哀。可惜,他们之间有一条银白的安全绳带隔开着。凯茜不能轻易越过这条线。

    “去吧,放心地去飞吧……使感到自豪!”亚当冲她挥手道。

    凯茜看不清亚当是否流了泪,因为她自己的眼睛早已被泪水模糊。凯茜转过身,向发射台跑过去。只留下了一句话:“记着,亚当。如果还能回来的话,无论如何都的新娘!”

    片刻之后,一道眩目的笔直的火焰冲而起,“企业号”把两颗相依相偎的生命中的一颗,送向遥远的未知名的世界。

    65年后。

    时间出了问题!

    没有人可以预测到厄运的降临。飞船的动力舱因为一颗小陨石的光顾,从而失去动力的20%。因此,“企业号”无法加速到更高的速度。也不可能强迫返航――不依靠恒星的引力而试图依靠本身所携带的燃料来调转航向,根本就是奢侈的浪费,死神会降临得更快的。

    所以,时间被无情的延长了15年。――事实上,地球上没有人认为“企业号”还能够安全地飞回来。为了节约能量而只能断断续续进行的电报通讯使地面的人们无法对飞船的命运表示乐观。遭受陨石破坏的动力舱,根本没有人说的清楚是否能安然无恙地坚持到最后一刻。

    然而,“企业号”到底飞回来了。在穿越大气层的时候,摩擦产生的热量使飞船的头部,尾部和翼尖燃烧到1300℃,拖曳出一条条清晰可辨的光亮弧线。

    凯茜为自己系好了保险带,静待着降临地面;内心却是百感交集。她曾经渴望回来,但是现在却害怕重返故里。航行中的小小的失误,恐怕足以使她心爱的人儿长眠不醒了――她离别的时候,亚当不过25岁,若只飞行50年她还有充分的把握见到他,可是如今,这个约会她足足迟到了15年!

    凯茜终于迈出飞船。她顾不上舷梯之下工作人员的欢呼雀跃,频频致意――反正她也不认识他们――她只是抱着一丝脆弱的希望在搜索,寻找:会不会有一个拄着拐杖,老态龙钟的身影,或是蜷缩在轮椅上,须发尽白的老人?--她相信,如果他还存在,她一定可以认出他。

    可是搜索过几遍之后,凯茜绝望了。

    她叹息着,伤感的心其实早已准备承受这种结局。对于她来说,所有的一切都象发生在昨;可是对亚当来说,却早已成为遥远的过去了。她怎么能够奢求他在65年之后依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放心地去飞吧。凯茜想起亚当送别她时说的最后一句话。

    有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即便亚当已经有过自己的妻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已经永远地安息在地下,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原谅他。

    作为英雄,凯茜被人群簇拥着。一个大花环出其不意地戴到了凯茜的脖颈上。凯茜抬头想向给她献上花环的人表示感谢,可是目光所及,她不由得浑身一震,思想刹那之间变成空白,随后几乎欣喜得昏过去。

    出人意料的惊喜!

    在她面前,不正是她日思夜想盼望见到的亚当?斯图尔特么?!

    晕眩的感觉使她怀疑是在做梦,直到亚当拼命的摇着她的双肩,把她拉回到现实中。“嗨!凯茜,这不是梦。是亚当斯图尔特,最爱的人。……依然存在。”

    “可是……”

    “可是还是青春不老?……这是个秘密,不过会很快把答案告诉的。”

    凯茜已经看清楚了眼前活生生的亚当。他就在她面前。积蓄了65年的爱象火山一样迸发出来。她情不能自已地搂住亚当的脖子,疯狂地吻他的额头,他的眼窝,他的脸颊……

    亚当不自觉地用力把凯茜拥进自己的怀抱。

    在他们的小安乐窝里,亚当终于解答了凯茜的疑问。

    “仍然在衰老的。只不过更缓慢了一些而已。使用休眠技术沉睡了六十多年,而在这期间也使用它,度过了几乎同样漫长的岁月,直到回来的前一年才苏醒。”

    “可休眠技术代价太昂贵,只限于宇航员使用的。NASA有明文规定。”

    “现在不同了。确切地应该说,走了之后不久就不同了。事实是离开几年之后,NASA人道地考虑到‘企业号’宇航员的亲人,毕竟他们所承受的感情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所以NASA特别允许他们进行休眠。”

    “难怪,”凯茜若有所悟,这倒是她以前所不知道的。“他们怎么也不告诉一声呢?这也算是对宇航员的照顾吧?”

    “应该算吧。不知道,在们出事之后,所有人都关注着们呢。”

    “可还是好好的,不是吗?”凯茜调皮地一笑。

    “嗯……不过嘛,告诉,其实经过测定已经30岁了哦。”

    凯茜笑着回答:“也已经28岁了呀。”

    她忽然不再往下说,只是斜着眼睛看着亚当。亚当象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他默默地用右手从花瓶里拔出一支红玫瑰,左手则拉住凯茜的右手,单腿跪在她的面前。

    “凯茜,如果……如果愿意的话,作的新娘,好吗?”

    看到亚当神圣的表情,凯茜脸上荡漾出幸福的笑容。这跨越时间的一刻,她可足足等待了65年呵!她也激动地跪下去,“亚当,愿意,当然愿意!……知道吗?这一生都在等着求婚……”话没说完,他俩已经热烈地紧紧相拥在一起。

    那晚上,街区教堂的牧师又把堂的幸福赐予了一对新人。

    凯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适应这个社会,可还是感到社会知识的缺陷太严重。她不知道怎样使用更为先进的公共通讯设施,不知道怎样驾驶新型的风神轿车,不知道怎样选择甚至连交通规则也变了不少。她几乎吓得不敢出门了。她觉得眼前的世界对自己来说陌生的很。

    “慢慢会好的,凯茜。知道,得跨越65年的社会差距呢!”亚当鼓励她说,“也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已经适应多了。多看看电视和报纸,或许会好些的。”

    凯茜言听计从。果然,她那杰出的悟性与智慧使她不久就轻车熟路起来。采购对于她来说,尤其不是一件难事了。为了不离开丈夫,她辞去了宇航局的工作,原以为会很难很难,好在宇航局也自然有责任腾出时间让它的成员去适应一个新的时代,所以凯茜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自己的愿望。

    她开始在厨房里呆得久了。把买来的菜按照六十五年前的菜谱烹饪出古老的菜肴。她知道亚当一定会喜欢的。还特地为他沏了一壶大名鼎鼎的“西湖龙井”。

    当亚当坐到餐桌边上时,目瞪可呆的样子让凯茜好高兴。他也注意到了茶壶。

    “凯茜,还记得喜欢喝中国茶?”

    “当然喽。”凯茜得意洋洋。她亲自动手,一口一口地把菜肴送进亚当的嘴里。看着亚当把它们吃下去,她仿佛真正感到了作妻子的快乐。这尽管有些迟到,但是到底还是来临了。

    亚当突然停止咀嚼,一个劲地盯着凯茜。样子挺古怪,好象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似的。

    “怎么啦?”凯茜奇怪了。

    亚当望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凯茜……真好。”

    凯茜忍不住笑出来,“噢,的亚当,其实在65年前们就应该这样呢!”

    当凯茜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社会经验可以再次步入社会时,她决心找一份工作。诚然,亚当待她很好,他们的生活也很宽裕,――正如她原来期望的那样――但是宇航员的生涯在她的性格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可贵品质。虽然她早已无法过问NASA的事务,但她却依旧积极进取,不图安逸。所以凯茜并不习惯成呆在家的“美差”。

    犹豫总有几分,但凯茜最终决定不告诉亚当。她不希望亚当为自己的谋职而操心。她想她可以应付自如,就象以前指挥“企业号”一样。

    可是事实并不象她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几下来,她所在的城市并没有提供给她适当的职位,这使她有些失望。终于有一,她看到了一则招聘启事。一家飞船仪表公司需找一名熟悉飞船仪表检验的管理人员。这倒是很合凯茜的胃口。虽然不在本城市,好在公司每都有专门飞机接送,路程不过一个多小时而已,所以凯茜决心去碰碰运气。

    第二,她飞到了那个城市,租了一辆风神直驶那家公司。还没有作自介绍,面试负责人就已经认出了她,随后就毫不犹豫地聘用了她。

    “您就是凯茜黛恩――驾驶‘企业号’回来的比邻星的使吧?您的事迹早已家喻户晓了!……见到您真是无比荣幸!辞去宇航员的工作,那可是需很大的勇气的。”

    “比起作宇航员,还有更值得投入的‘家庭事业’呢。”

    “不管怎么说,您能够到们这儿工作真是太好了。想您一定会喜欢这儿的。”

    面试负责人很高兴,凯茜也很高兴。她没有料到一切竟那么顺利。虽然她从未想到过利用自己的名气来办事,可这次名气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凯茜的心境如同九月湛蓝的空一样,格外的高爽。晚上她把这件事情告诉亚当,让他也分享自己的快乐。

    她迈着悠闲的步伐,沿着一条林荫大道,散步着走向停车场,大道上很清洁,来往的路人不多。林荫之下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一系列的长条凳,供路人们小憩。

    经过第四条长凳的时候,凯茜不经意地扫视了一下坐在上面翻阅当报纸的那个人物。

    就在这随便的一瞬间,亚当的脸突然映进了她的眼帘。她本来已经走过去了,但这张脸又促使她退回来。“亚当!”她脱口而出。那人从报纸上把头抬起来。于是她看得更清楚了。那并不是亚当。而是一个年近五十开外的白发老者。可他的脸部轮廓竟然和亚当别无二致,这使得凯茜极为诧异。如果不是眼角的皱纹和华发,她也许真的会把他当成亚当了。

    老者见到凯茜,象是吓了一大跳,瞳孔竟奇怪地猝然收缩了一下,但顷刻间恢复了常态,蒙上了一层茫然。

    “您在叫谁?小姐?”他冷冷地问。

    凯茜乖自己太唐突了。他虽然与亚当很象,可亚当绝对没有他那么老。她连忙道歉道:“对不起,先生。的丈夫很象,所以……所以冒昧地冲您叫了他的名字。真的很对不起。”

    “可不是的丈夫,也不认识什么亚当的!”老人气呼呼地纠正凯茜的错误。

    “是的,是弄错了。向您表示歉意。”凯茜尽可能快的往后退去,想尽快摆脱这种难堪尴尬的局面。

    然而,她的脚跟撞到了什么东西。转身一看,却是一辆儿童脚踏车。

    “哦,孩子,真对不――!”凯茜想向上面的车童道歉,可话音未落,她的双手已经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是谁?!她惊奇地自问道。她面前的那个车童竟然又象是一个亚当!虽然看上去不到上学的年龄,可是他的脸廓竟也与亚当丝毫不差。凯茜对亚当小时候的照片还记忆犹新。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鼻子,还有一样的下巴。

    孩子仿佛根本不认识凯茜,调转车头,冲着那个老人骑过去。“爷爷!――”他喊道。

    老人的目光接触到孩子的一刹那,突然变得凝固了。他的脸色变得煞白,如同一张纸。

    爷爷?他们两个竟然是祖孙俩?凯茜难以想象。她从未看到过与亚当如此相象的人。如果只有一个人与亚当相象,那她不会惊奇;但是现在有两个,而且出现在同时同地,还是祖孙俩!

    这纯属巧合么?凯茜觉得奇怪极了,可是她无法解释眼前的景象,更谈不上去理解它了。

    震惊之余,凯茜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他们会是亚当的远房亲戚?……不会,亚当从未说起过有什么亲戚。可……可他们如此神似,难道他们与亚当还有有什么别的深刻的渊源?

    凯茜觉得眼前一片迷惘。

    不知为什么,她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尽管她说不出害怕什么。也许是对于这个65年后的世界的不适应心理在作怪罢。在此之前可没有那么多的怪事奇闻。

    老人似乎急于带着孩子离开,他随手把报纸揉作一团,扔到一边,又用力地推着孩子的背,好让他走得更快一些。

    凯茜极力抑制住浮起来的恐惧。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促使她追上去拦在他们前面,问个究竟。她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偶合。

    “对不起,先生。想问――”

    “不必说任何东西。”老人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再说一遍。小姐,们根本不认得。更和亚当?斯图尔特没有任何关系。们从西部而来,暂居此地,们不久即将动身返回到那里去。就这样……为什么还跟着?――难道喊警察么?!”

    凯茜脑子里乱哄哄的。她只能停住脚步。也许是她真的认错人了?

    她一边心绪不宁地往停车场走,一边回味刚才的那一幕。

    突然,她的神经颤动了一下:亚当?斯图尔特!那个名字!他怎么知道亚当?斯图尔特的名字的?刚才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过亚当的全名。可是那个老者却一字不差地喊了出来!

    凯茜决心弄明白这个迷局。她又再次返回到刚才见到老者和孩子的地方。可是老者和孩子早已杳无踪影。她又走了几条街道,搜索遍所有的商店,依旧没有找到他们,这才悻悻地放弃。

    然而凯茜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她隐隐感觉到,这对祖孙俩和亚当之间一定有什么秘密――她所不知道的。

    当夜晚凯茜躺到亚当身旁的时候,她便把这件离奇的遭遇告诉了亚当,想听听他的解释。亚当听到那个老者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全名,不由得怔住了。直到凯茜碰了他的胳膊之后才回过神来。

    “凯茜,不应该去那儿找工作的,”他本想再说下去,可是看到了凯茜眼睛里有种不信任的神情,便住口不忍再责备。“……对于的奇遇也困惑不解,也感到奇怪。的父母已经过世了,就在休眠的过程中。所以,和见面的时候,就是孤身一人的。也记不得自己有什么亲戚等等。又怎么可能和他们沾亲带故呢?”

    “可是那个老人怎么知道的名字?”

    “这不该问的。也许是听错了;也许是他说错了;还也许是蒙对的。总之,可以发誓,他们和一点关系也没有。就是亚当?斯图尔特。对而言,只有一个。”

    亚当诚恳的语气令凯茜不忍再怀疑。她吻了吻他,熄灭床头的台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然而,凯茜的心中并不平静。她知道自己没有听错,那个老人说得清清楚楚的。可是,这一切又该怎样解释才合理呢?65年之后,她发现这个世界真的有些古怪得可怕了。

    在一片漆黑包裹她的时候。她又看见了亚当。他身穿着雪白的衬衫,站在她的面前,冲她微笑。那好象是一个遥远的时代的事情了。她感动着,刚扑向他的怀抱,可是怪事出现了。他面前的亚当突然变成了两个,转而变成了四个,八个……直到占据满她的视野。他们都向她微笑着,展开双臂。可是她却惊慌不安。她不知道自己该投向谁的怀抱。

    “们谁是真的亚当?”她急得直想哭。

    “们都是呀。”他们一边回答,一边围拢过来,想抱她。

    “不!……”凯茜挣扎着伸出双手去推。然而很沉很沉。她又想开口大喊。可霎那,所有的亚当都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虚空。周围依旧是漆黑的夜。她看到的是闪烁的星辰。

    一个噩梦。凯茜喘了一口气,发现自己额头汗涔涔的。

    可是当她的目光落到身边酣睡着的亚当身上时,心头又不禁涌起一阵悚然。她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一个可怕的家庭中,这个家庭的成员竟然都有一副相同的面孔。她暂时还无法解开这个迷局。但是她觉得,亚当确实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她了解亚当,亚当不擅长撒谎,白亚当说话的时候闪烁着惊慌的眼神呢。

    凯茜打定主意,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亚当问个明白。然后,她决定去找那个老者和他的孙子。

    折腾了一夜,临近第二清晨,凯茜才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的时候,亚当早已不知去向,也没有任何字条留下。难道亚当已经去上班了?但凯茜到底不放心。她拨通他们的公司的电话,亚当不在。凯茜开始警觉起来。看来,现在她唯一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寻访那对祖孙俩。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她驾车驶过老人曾经坐过的长椅,可惜现在那儿没有任何人。依据她的感觉,老人的住所不会离这儿太远,一定就在附近。――没有哪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会跑到离家很遥远的地方散步休闲,也没有哪个老人能够在短短十分钟内走过几条大街而不留下任何踪影。

    凯茜开始驱车游荡在附近的街道上,同时搜索着她的目标。遇到较小的商店,她便进去询问。――大商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他们的顾客太多了,谁也不会去注意一对祖孙俩。

    凯茜的判断没有错。在最后一条街道的一家二手货商店里,她得到了她所的信息。店主还没有听完她完整的描述,就告诉了她。

    “小姐,准是在问老斯图尔特祖孙俩――就是那爷爷和孙子长得很象的?他们就住在的楼上。不过您现在找不到他们。因为今早上来了一个年轻人把他们叫走了。”

    是亚当?凯茜心里有所确定。

    “在哪儿能够找到他们?”

    “这条街的尽头拐角处有一家茶铺。老斯图尔特总爱去那儿。”店主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恐怕想象不到,那个年轻人竟然长得也和他们有几分神似呢!”

    凯茜顾不上道谢,心急火燎地驱车沿着街道驶下去。

    在街道拐角有一块草坪,在那儿她看到了那辆儿童脚踏车,那个小斯图尔特正骑着它自在地转圈。紧接着,她又看到几步远的地方,撑着几把大遮阳伞。在其中的一把伞下,亚当正和老斯图尔特讨论着什么。

    凯茜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竟然会同时看到他们三个人。而亚当就在其中。她觉得自己仿佛被劈成两半。这足以证明亚当昨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凯茜平静了一下心绪,下车悄悄朝他们走过去。那两位仿佛正陷入沉沉的讨论之中,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当她走到他们身后时,她听到了亚当的说话。“好了。是们该作出最后决定的时刻了。么远远地离开这里,永远别再回来;么……就结束们的生命,如果同意的话。”他停顿了一下,“并不想这样,但是……这是为了们的凯茜;为了他。”说着,凯茜看到亚当掏出一个小药瓶,放到老斯图尔特的面前。老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畏惧,他伸出哆嗦的手想去拿那个药瓶。可凯茜比他更快,冲上前去,一把把它抓在手里。这时,他们才看见她。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不约而同地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古怪表情。亚当的脸色更是苍白得可怕。

    “凯茜?!――”他吃力地舔舔嘴唇。

    “干什么?谋杀吗?!”凯茜虽然对他们的关系不明了,但是她却相信,亚当在逼迫那个老人。

    “不是。凯茜!但……但这是们的规则。”亚当分辨说。

    凯茜想到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听着,的解释,亚当。”凯茜盯着他几秒钟后,尽力平缓地说道,“确切的说,是们的解释。”她顺便扫视了一眼老人――他已经平静下来了。

    “这很难跟解释清楚,凯茜。”亚当转过脸象是在征求老者的意见。

    老人象是在思考一个极复杂的问题,缄默不语。终于他发出了一声长叹。

    “但们已无法摆脱这个结局。”老人说着颓然坐了下去。“凯茜既然已经发觉,再隐瞒是不符合原定规则的。”

    “规则,什么规则?听不懂们在说什么!”凯茜面对老者,语声含怒。“但是请告诉们究竟有什么关联?究竟……谁是真正的亚当?!”

    老人注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回答说:

    “们谁都是亚当,们又谁都不是真正的亚当。”

    凯茜无力的瘫倒在她的椅子里。她从未听过这样不合逻辑的话。她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可一时间竟无从问起。

    “还是允许来向解释清楚吧。”亚当对凯茜说道。“事实是,真正的亚当早已不复存在。们却保存了下来。这是一个久远的故事……”他开始娓娓讲述起来。

    “是否还记得远航时发生的那场事故?――它使足足延迟了15年返回地球。15年对于来说可能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可是对于亚当?斯图尔特――们的缔造者来说――却足以令他做出最后的决断了。如果提前15年回归,按照原定的计算,亚当?斯图尔特不过75岁。他或许会有足够健康的身体来迎接的凯旋;也自然不必安排们来到这个世界。可惜,‘企业号’出了事故。在当时根本没有人知道会何时回来,甚至是否还活着。的生命已成为未知数。这对于他来说,就无疑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了。

    “尽管他心中相信,他的凯茜还活着,并且肯定能飞回来――因为她是一个出色的宇航员――但是他感到自己这一生将再也无法与她团聚了。因此,他的心理状况开始变得郁闷不振,而生理状况也渐渐衰退。他最终做出了一个他所能做的最后的选择。那就是复制自己。他提供出自己肝脏细胞里的细胞核,依靠‘克隆’技术,它被植入一只卵细胞中,然后在人造子宫里发育成人。这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困难。而伦理学家们发动的‘克隆’论战也早已结束;这项技术在今被用到人体身上已不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就这样他在他40岁那年,复制出了第一个化身――老斯图尔特。

    “40年后,亚当?斯图尔特去世,然而他并不遗憾,因为在此期间他至少已留下了两份生命拷贝。老斯图尔特是第一份,他成长到25岁时,又复制了第二份拷贝。这就是。后来,也自然如法炮制,25岁那年,的拷贝出现了。"

    凯茜不由自主地把目光缓缓转向那个骑着儿童脚踏车的孩子。

    这一程序是既定的。由于们都是亚当的‘克隆’,因此们在基因上与亚当?斯图尔特完全一致,具有他的一切外部特征。甚至与基因有关的一切性格倾向,行为习惯,们都具有。尽管们周围的环境在改变,们的思想可能随之改变。但是有一条是永远不变的。们将恪守们的原型亚当?斯图尔特流传下来的使命:尽最大的努力给予凯茜?黛恩最多的爱。如果在65年后仍旧未回归,们将世代永远的复制下去。世代把这使命延续下去。亚当的拷贝将延续到无穷无尽。前面的消亡了,后面的还会补充上来。因为都知道,亚当?斯图尔特也将是的唯一。多么期望在回来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他。

    “事实上,NASA并没有修改任何的规定。没有亚当的休眠过程。所有的只是一个亚当的‘系列’。当重新回到地球,们将挑选出最合适的年龄的那份拷贝去迎接,并作为亚当?斯图尔特出现在的生活里,与结合。而其他的人就必须远离他们,或者……”他说到这里,不由看了老斯图尔特一眼。“或者默默地死去,以不给他们的生活造成阴影。这也是们的责任所在。对于们来说,本不必太在意生命的。为了完成亚当?斯图尔特的嘱托,们不惜一切代价。可是,没想到……”

    亚当苦笑着,嘎然而止。他知道下面的事情,已不必再说了。

    不知什么时侯,凯茜已泪流满腮。她无比的震惊。她没有想到心爱的亚当?斯图尔特竟早不复存在。她更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方法来成全她。她再次打量着眼前的亚当。他那双眸子里闪烁的光芒与自己心爱的人儿一模一样。他也许真的继承了极自己心爱之人的所有,相貌,习惯,思想……然而,现在已毫无意义了。

    如果她没有发现老斯图尔特祖孙俩,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她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亚当?斯图尔特为她苦心营造的骗局中,并且永远的生活下去……可惜,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一切。即便她能够把眼前的亚当当成是真正的亚当,那么那两个呢?难道说他们不也是真的吗?他们甚至打算为她牺牲!

    “可该去爱谁呢?!――只有一个!”凯茜真想这么大声的冲他们嚷。她感到曾有的噩梦正在变成现实;她不可能去爱他们所有的人。

    亚当呵亚当,无法抉择。与其如此,倒宁愿希望迎接的是一块墓碑!凯茜在心里说道。她默默地呼唤着亚当?斯图尔特的名字,可是它却变得越来越陌生,离她越来越远了。

    “还是回到宇宙去的好。”凯茜这么对他们说的。相信他们能够理解她。――对她来说,亚当?斯图尔特只有唯一的一个,独一无二的,也是她倾注了所有的爱的。

    她又重新回到NASA。

    亚当,老斯图尔特,小斯图尔特都去送她。象以前那样,他们和她在分界线两侧作最后的道别。老人的神情庄重而肃穆。而孩子却一副真烂漫的好奇,东张西望。曾经迎接过她的亚当就象当年的他送她一样,穿戴得整整齐齐。衬衫雪白,纯净;下巴修得很光滑。

    铃声骤然响了起来。

    亚当慢慢抬起手,放到唇边,就象似当年的镜头录像,优雅地给了她一个飞吻。

    “这也是们的使命。”亚当冲她微笑道。“去吧。尽情地去飞吧。也许在宇宙里,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他们的使命:尽最大的努力,给予凯茜?黛恩最多的爱。凯茜在心里又想起了它。她转身朝发射台走去。这次她飞得更远了。

    “不必等。”她平静的向他们最后致意,她说,“们到底不是他的。但是请们仍好好地生活下去。这样心里会更舒坦一些。”这时她又想起65年前亚当?斯图尔特送她的情景,为之深深陶醉。只一个,也只一个他。只们两个曾经爱过。

    凯茜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系好安全带,以备升空。这时耳机里响起了指挥这次远征的地面指挥长官的话语。

    NASA的宇航员们,们将为人类的宇航史写下最新的一页。昂贵的休眠技将被简单的‘克隆’复制技术取代。们将摆脱漫漫的长眠而世代复制们自己,有自己快乐的孩子们并且以教育他们为们的乐趣,直至到达目的地,开始原定的使命。

    “请在进入轨道之后按电脑的提示去做……祝们成功!”

上一篇小故事心灵密约
下一篇小故事古墓惊魂(2)
百度中查看“谁是亚当?”相关文章
谷歌中查看“
谁是亚当?”相关文章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文章来自网络搜集,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欢迎光临新故事网 www.xingushi.com  搜集中国最大的故事网
如果本站共享给网友的故事或图片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
我们很乐意聆听您的意见并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QQ:423896109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2005-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