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小故事搞笑图片古诗娱乐新闻情感图片网文系列QQ表情经典散文学生作文笑话大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本站QQ群:25703326 验证(故事)欢迎介绍您的朋友一起分享!谢谢!请记住本站域名“www.xingushi.com”是“新故事”的拼音

民间故事 | *鬼故事* | 百姓故事 | 童话故事 | 历史故事 | 幽默故事 | 情感故事 | 成人故事 | 惊险故事 | 打工故事 | 法制故事
传奇故事 | 搞笑笑话 | 哲理故事 | 经典文章 | 感人故事 | 心情故事 | 情感纪实 | 爱情故事 | 情感文章 | 儿童故事 | 恐怖故事
科幻故事 | 校园故事 | 悬幻故事 | 探险故事 | 侦探故事 | 创业故事 | 名人故事 | 伊索寓言 | 求职故事 | 长篇故事 | 短信祝福
童话故事 | 格林童话 | 安徒生童话 | 木偶奇遇记 | 王尔德童话 | 上下五千年 | 世界上下五千年 | 成语故事 | 寓言故事 | 校园幽默



您当前的位置:新故事网长篇故事 → 樱花厉魂(上)
本类热门故事
· 樱花厉魂(下)
· 冤鬼路
· 做个聪明人
· 智道怪谈之亡灵路(鬼故..
· 吓死你不偿命
· 盗墓笔记之秦岭神树篇
· 壁橱里的女尸
· 暗影婆婆
· 医科大学女生
· 血畜

本站推荐

樱花厉魂(上)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搜集

  长达几个月的枯燥实习期终于过去了。何健飞真庆幸自己能撑下去。回到校园之后可好好休整一番。正准备回宿舍时却发现回宿舍的校道上挤满了人。何健飞连忙问前边的人:"怎么回事?"前边的人告诉他校道施工,今又正值新生报名。所以才会大塞车。
  
  何健飞望望自己手中一左一右两个包,再望望前方的人群,十几分钟也不挪动一下,这么耗下去,非累得趴下不可。突然想起在网球场边有一条小路可以包抄上去,嘿嘿,趁这帮新生不知道,赶快挤过去。主意打定,何健飞离开大队塞车人群独自向西北方向进发,这时,他发现周围的人都眼瞪瞪的盯着看。何健飞一边走,一边嘀咕:"看干什么?难道没见过靓仔?"走了不多时,又觉得不像。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分明就像是发现了恐龙这一类的珍稀动物一样。困惑的何健飞又发现了另外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所走的路竟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碰不到。这条路虽然说鲜有人知,但也不至于达到他何健飞一人的秘密通道的地方,尤其是情侣们,肯定会开辟到这里来的。难道学校打击恋爱?
  
  正寻思间,不知不觉已走出了这条小路。花圃的栏上正坐着一个学生在那里搧凉。何健飞欢喜异常,这说明这条路并无异常。谁知那学生见到何健飞从那条路走出来,竟像见了鬼似的"哇呀"一声尖叫,转身就逃。何健飞喝声:"站住!"丢下大包,飞也似的赶来,一把扯住那学生不让走,连声道:"想请问一声,为什么没人走那条路?"那学生颤声道:"是人是鬼?"何健飞一听,就知有古怪,忙道:"在外面实习了几个月,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并不知道,还望师弟告诉一声。"
  
  那学生见何健飞说话谦恭有礼,脚踏实地,不是飘着的,才放了心,回首上上下下打量了何健飞一眼,才道:"酸命大,知不知道刚才的路叫什么名?"何健飞道:"那只是一条小径,好象没有名字。'那学生点点头道:"它以前是无名的,不过现在大家都给它安了个绰号,叫'哥哥道'。"何健飞惊诧道:"为什么叫这么奇怪的名?"
  
  "说起这绰号的由来,可以追溯到三个月前。们学校的一位女博士因为遭男朋友抛弃,精神上受不住打击,就发疯了。整张着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到处乱咬,结果咬伤了七个人。其中一个手臂上的肉被整块地撕扯了下来,到现在还在医院的重病房躺着呢,最后惊动了校方。学校通知他家人领回去,谁知她家人比她男朋友更狠心,见她疯成这样,干脆把她丢在这里。没办法,校方召集了所有几十个保安准备把她扭送到一个小木屋里锁起来。可是那疯女人见人就咬,保安们也个个不敢上前,又不准用电棒。后来不知是谁出了个溲主意,找来许多长柄的大铁笊子,硬是将那个发疯的女博士筑倒在地,然后死命地拖她,那个女博士只是疯狂地大叫,或许是很痛的缘故吧,她叫得很凄惨很尖厉,有几个女生被当场吓哭,有些胆小的男生也不敢再看了。那个女博士挣扎着,手在死命地抠着地上的泥土,想往前爬,皮肤在铁笊子的摩擦下已经破损了好多处,可是她好象不怕痛似的,只是向前爬,并且一直疯狂地大叫,叫啊叫,叫到一个保安心神大慌,松了手。那时她再也忍不住痛苦,就趁此机会张着那两排青森森的牙齿,对准自己的脉搏狠狠咬了下去......"那学生说得绘声绘色,何健飞却听得心惊胆战,颤声道:"......也去笊了?怎么说得这么栩栩如生?"那学生白了他一眼道:"是师兄说给听的,女博士被筑的那,他就站在最前面。"何健飞道:"那这跟'哥哥道'有什么关系?"   "后来发疯的女博士自然就死了。在她死后不到两,就有谣言传出来,说那女博士其实不是咬脉自杀的,在她没来得及咬断脉搏的时候,就已经被活活筑死了。经过这种痛苦过程而惨死的人,死后是绝对不会投胎转世,而会化成厉鬼的。本来这谣言散播的事也见惯了。可是到了第三晚上,怪事就出现了。三个去夜自修的男生打那里经过时,一个男生不知怎么就发了疯,手足舞蹈的,嘴里说着胡话,什么'树上坐着一个白衣的长发女孩'之类的,随后就全身发青地倒地而死,这件事故给校园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幸好们的现任学生会主席本领非凡,知不知道,学生们都暗地叫他们为'校园双雄第二'呢。奔波了半,总算力挽狂澜,安定了人心。何健飞道:"那不就完事了?"那学生冷笑道:"以为呢?就在事故发生的第三,'哥哥道'上又死了一个女生,诡异的是,她在临死前拼尽所有力气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血字'哥'。这一次,学生会再也没办法控制
  了。'哥哥道'的谣言大盛,并且越传越离谱,'哥哥道'就此成为校园的最大禁地。‘哥哥道’事件弄得全校人心惶惶,满城风雨。但是们也以为这只是谣言,所以一边平息,一边请警察来当谋杀案处理。一直到有一早上,学生会的一个人在'哥哥道'旁边的墙壁上发现了用血新写的一首诗谣,们才知道,'哥哥道'事件真的是和女博士有关的。因为据学生说,女博士在发疯时,口里会颠来倒去念一些莫名其妙的词句,而那些词句,正是写在壁上的那首诗谣。"何健飞忙问道:"是什么内容的,念来听听。“   
  求学莫入此门下,
  走路勿近樱花架。
  有缘无份终难免,
  爱恨情仇怎怨他。
  
  而就在‘哥哥道’上,有一个搭起来的为了便于藤蔓生长的小架子。不知在什么时候,那上面竟然满满地开了一架樱花。”
  
  何健飞听得一身冷汗,只听那学生说道:"学生会因此封锁了整条路,不让人通过。凡是强行过的人,一律当违规处理。现在,报上的名来。"
  何健飞忙辩道:"们学生会封锁一定拉封锁线的,刚才又没有人提醒,不算强行通过呀!"
  那学生冷冷道:"这么说,是在挑学生会的错儿了,们不拉封锁线,是怕激怒厉鬼。不过的情况比较特殊,会上报主席求宽大处理的。还有,历来晚上进'哥哥道' 的人都有死无生,有去无回。是第一个平安无事走出来的,检讨一下为什么会没事。"
  
  这算什么问题?!何健飞气得哑口无言。他戴着舍利项链,不说一个女博士,就是一百个女博士也近不了他的身,可是这些怎么可以告诉人?无奈,只好道:"叫何健飞。至于为什么死不了的原因,大概那个女鬼见帅,心地有善良,所以不忍心下手。也是猜的。"那学生惊叫道:"什么!叫何健飞?!"何健飞没好气道:"又大惊小怪干什么?不告诉的死人名单里面已经有何健飞这个名字了。"那学生忙笑道:"不,不是这样的。学长误会了。早说是学长,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现在夜已深了,学长旅途劳累,赶紧回宿舍好好歇着吧。"
  
  前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何健飞不禁疑窦丛生,试探性地问一句:"不用作检讨了么?"那学生笑道:"瞧学长说的,这些事对于您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能够不被记名扣分最好,虽然疑虑重重,何健飞还是毅然提起了两个大包,然后逃命般地撤离了,心下还在不断寻思,却总也找不出为什么何健飞三个字就可以通过封锁线不做检讨的原因。
  
  不一阵子便到了宿舍楼下,何健飞遇到了第三件怪事。他的宿舍灯火通明,外面人影重重,站了起码十几个人,而且个个胸前都佩有红章--学生会的工作证。何健飞心下勃然大怒:好啊,说是放走,原来是报告大队人马去了。这时宿舍里走出一个人来,朝站在走廊上的那些人道:"们都散开吧,这么多人站在这里,不吓得他不敢上来。"何健飞听着声音耳熟,细细一看,原来是学生会前主席何铭,心下大喜,有他在万事都好商量,连忙出声招呼道:"老何,为什么这么多人在这里?"
  
  何铭见到何健飞,喜笑颜开,连忙把他让进宿舍里道:"怎么这么迟才到?已经等很久了。"何健飞这才注意到宿舍里还坐着两个男孩,见到何健飞进来,都微笑着站起身道:"辛苦学长了。"何健飞一愣,问何铭道:"这两个家伙是谁?"何铭笑道:"坐在左边那个家伙是学生会现任主席巩勇,右边的家伙是副主席刘灿利,他们是特来拜侯的。" 何健飞怎么料得到这两个人名头那么大,想起先前直斥他们是"家伙",连忙道歉不已,问道:"不知两位有何贵干?"刘灿利见何健飞的态度来了个超级大转弯,忍不住"哧"地一声笑了出来:"也没什么,刚刚在学长宿舍里搜出三十公斤海洛因。"
  "什么?!""嘭嘭"两声,何健飞左右两个大包相继落地。
  巩勇站起来笑道:"灿利爱开玩笑,学长别介意。其实这次来是有事相求。"说完看看何铭,何铭会意,出外道:"们把风。"   外面,月光如水,一望无际的铺泻在这静谧的校园里,隐隐的虫鸣鸟语中仿佛有无尽书 卷之气。然而在这幽宁的背后,又不知藏了多少秘密,生生世世延续不息。
  
  "'哥哥道'的传说?说它是真的?哪,还以为是无聊的传说呢!"
  巩勇淡淡道:"学长所听到的传说八成都是真的。们束手无策,才会来求学长帮忙。"
  何健飞斩钉截铁道:"主席还是想想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那个女博士无论她的仇有多大,恨有多深,她只不过是一个新化的厉鬼,出来吓吓人还可以,若说是连取这么多条人命,她绝无这样的法力。上身一说就更是荒诞不经,它不仅取决于厉鬼的修行,还有很多复杂的条件,岂有说上身就上身的?"
  刘灿利道:"难道没有例外?"
  何健飞道:"有!一是盗取佛道两门珍宝吸收精华,二是吸取大量冤气提高法力。不过这两条在校园里都很难实现。"
  巩勇道:"但假如作祟的不是那女博士呢?"
  何健飞一愣道:"什么?"
  巩勇道:"这件事远不是学长想的那么简单。听到的只是传说,还有大量内幕们死死把住,不敢向外透露。" 何健飞道:"请讲。"
  巩勇道:"当初们对是否厉鬼作祟也半信半疑。大一的学生叫做徐传的正好是九华山俗家弟子,们便委托他查探清楚这件事。他一连两夜外出,都没见到所谓坐在树上的白衣女孩;唯一发现的就是在图书馆出现了异常的灵气。"
  何健飞接道:"他找不出,不就证明是谣传?"
  巩勇道:"也以为是这样,但是事隔三后,徐传和他的朋友一行五人去师兄处夜谈归来时,在'哥哥道'处发生了意外,三人倒毙,一个休克,而徐传就莫名其妙发了疯。"
  这番说话从巩勇口中娓娓道出,极其平淡,却在何健飞的心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他不由自主起身惊叫道:"发疯了?"
  巩勇点点头道:“是的。休克的那个经过抢救总算活过来了,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才是们来找学长的真正原因。”
  
  何健飞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不吭声。其实巩勇和刘灿利哪里知道,何健飞对于徐传发疯吃惊的真正理由:只拥有一定修为的冤魂取人性命都很容易,但是把一个人弄疯,尤其是一个法术界中人,就非得有百年以上修为不可。能够做成这件事的只有她——冬蕗!冬蕗,冬蕗,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连音子也一并给了为什么还是不肯放手,不肯轮回?
  
  刘灿利见何健飞神情异样,问道:"学长,没事吧?"何健飞抬起头来淡淡地道:"累了。这样吧,晚上会抽点时间去看那个徐传,们明把那个休克的同学带过来吧,有些事问他。们放心,'哥哥道'的事就交给吧。"两人一起起身道:"那么不打扰学长休息了。"   月光还是三年前的月光,路也还是三年前的路,漫樱花飘飘,清香扑面而来。踏着残瓣落红,何健飞站在路中央,声嘶力竭地向四周喊叫:"冬蕗,出来!以为跑到所谓的'哥哥道'上去杀人就可以骗倒。图书馆的背后就正好是冤鬼路,而冤鬼路和'哥哥道'只隔一个草坪,的冤气足以到达这些地方,出来吧,冬蕗!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啊?"
  
  话音刚落,四周立刻刮起一阵狂风,地变色,日月无光,在沙尘飞扬的前方慢慢立起一个白影,何健飞凝神盯着她哑声道:"冬蕗,还不情愿放手吗?"白影抬起头来,青丝长发缓缓向两边分开,何健飞不由得一楞,长发掩盖下的只是一张普通的脸,而不是冬蕗那张清丽的俏脸。见不是冬蕗,而且身上也没带有厉鬼特有的青光,很明显只是一只普通的冤魂,何健飞口气顿时温和了许多:"跑来这里干什么?一个孤魂野鬼不到处闲逛,碰上不知情的法士会把镇压下去的。"
  
  女鬼立在那里,丝毫没有走的意思,只是痴痴地望着何健飞,眸子里分明包含着那种彻底心碎的悲伤和绝望,她幽幽道:"猜出了血色诅咒的秘密了吗?为什么还不来救?"何健飞吓得倒退两步,诧异道:"什么血色诅咒?不知道。"女鬼听了,只是轻轻地摇头道:"不可能的,很久以前就已经猜出来了啊......"何健飞怔在那里,女鬼转过身子飘飘摇摇远去,她那悦耳的声音还在空气中飘荡:"明明已经猜到了啊......"一股柔柔的丝絮从何健飞脸上拂过,寒气扑面,冷刺入骨。何健飞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招魂铃突然响声大作,只见门口一个黑影一晃,招魂铃又自动停止了。
  
  何健飞在梦中吓出一身冷汗,醒来还是纳闷不已,等到开灯检视时,竟发现枕边有一缕青丝,软软的卷在角落里。刚才的梦是真的?何健飞手捏着那缕秀发,仔细回想起自己以前所遇到的各种冤魂,却总也想不起与血色诅咒有关的一点蛛丝马迹,不禁摸摸后脑勺道:"奇怪!有答应过人家解开什么诅咒的吗?那只女鬼八成找错了人。"望望东方,色差不多大白,心知睡不着觉了,只好起来洗潄。
  
  八点,巩勇和刘灿利准时来拜侯了。先进门的是刘灿利,他上前笑道:"学长气色不错呀,们还以为学长没睡醒呢。"何健飞瞪了他一眼,心道:"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满眼都是血丝,敲门象擂鼓一样,能不醒吗?"巩勇只是站在一边抿着嘴笑,待何健飞坐下了才道:"学长去看过徐传了吗?"
  何健飞点点头道:"看过了。"巩勇忙问道:"怎么样?"何健飞捋起左手的衣袖让两人看,只见上面有一个青色的牙印,巩勇莫名其妙地道:"这是什么?"刘灿利想象力比较丰富,猜道:"僵尸咬的?"何健飞白了他一眼:"这是去看徐传时,不小心被他咬到了一口。"
  巩勇顿时啼笑皆非,刘灿利笑道:"这又证明些什么?"何健飞放下袖子道:"证明他是真疯,还一直以为他在用'假疯术'迷惑人呢。"
  巩勇道:"那个抢救过来的学生已经带来了。学长现在见他吗?"何健飞道:"好。"
  
  一个面容苍白的男孩被让了进来,他略带怯意地张望了一会。巩勇忙拉他到一张椅子边道:"不慌张,先坐下。"抬头却见何健飞惊异地盯着那男孩,末了还"咦"的一声,巩勇问道:"学长,认识他?"何健飞道:"不是不是,叫他把经过讲一下好了。"巩勇转头对那男孩道:"麻烦讲一下小武同学死的经过。"那男孩一听到"小武"两个字,眼神立刻有了变化,浮起了一层悲愤莫明的感情。
  
  "叫常晓君,是徐传的舍友。一晚上,们几个宿舍一行五人去师兄处夜谈回来。当时已经11点多了,小武明显喝醉了酒,一路上都在高声叫嚷着。想起那发疯的女博士就筑死在这条路上的,全身不禁寒浸浸的,就劝了一句:"小武,安静点罢。那女博士......"小武没等说完,一把将推开,高声骂道:'这么胆小,算什么男子汉?那疯婆子死了活该!' 吓得不敢再说什么了。小武为了显示他大胆,故意把语调又提高了,而且把脚步也放重了。总觉得不是很妥当,刚想再出声劝止一下,可惜已经晚了......后来一想,假若当时拼命地喝止他拦住他,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说到这里,常晓君不禁黯然低头。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常晓君接着叙述道:"刚想开口,就看见小武抱着头跳起来大喊大叫道:'好痛!听!'吓得上去抱住他连声叫唤道:'小武,小武,怎么样了?没事吧?'旁边那三个同学都露出了惧色,其中有一个大胆的上前帮抱住小武,小武只是死命挣扎着,两只手紧紧按住太阳穴,喊的还是那两句话:'好痛!听!'有一个同学无比惊恐地叫道:'不好了!他一定是触犯那个女博士了!他发疯的样子就好象那个女博士当发疯的样子一样!'听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那个大胆的喝道:'不胡说!'那个人全身发抖道:'......不是胡说,真的......真的一样!'直觉得全身一阵阵寒意,还没有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小武的身躯已经渐渐软下来了,大惊之下低头看时,只见小武的眼鼻耳处都涌出了鲜血,全身都泛起青色,好象中了毒一样,脸上现出一股扭曲的痛苦的神情。" "心慌得不得了,忽然想起徐传会法术,忙向他看去,才发现他竟然远远站在一旁,丝毫没有上来看视的意思。真料不到他居然是这种独善其身的人。忍了忍,对他道:‘徐传,怎么回事?’他看上去似乎心神不定的样子,用一种畏惧古怪的眼光缓缓扫过小武身躯,迟疑道:'......他中了毒吧?'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不上来看看,怎么知道他中了毒?这里又没有什么有毒植物,他怎么会中毒?'徐传却死死定在那里,不肯挪动半步,道:'不用看了,他中的是尸毒,非常容易传染,也不抱着他了。'那个大胆的人顿时吓得放开了小武。气得扭过头去不去跟他搭话。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一篇小故事棺材怨
百度中查看“樱花厉魂(上)”相关文章
谷歌中查看“
樱花厉魂(上)”相关文章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文章来自网络搜集,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于本站 - 网站帮助 - 广告合作 - 下载声明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欢迎光临新故事网 www.xingushi.com  搜集中国最大的故事网
如果本站共享给网友的故事或图片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信告知,
我们很乐意聆听您的意见并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QQ:423896109
[新故事网] 版权所有 2005-2008